介绍一下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的恩怨史?

学校来了几个多特蒙德交换生。多特的比赛在中国他们还是一场不落。谈起沙尔克就爆粗。鲁尔区德比历来火爆谁都知道。问德国朋友,他说以前鲁尔区比较穷,大家没别…

鲁尔工业区是德国甚至是欧洲重要的工业区。位于德国西部、莱茵河下游支流鲁尔河与利珀河之间的地区。广义上讲鲁尔区包括鲁尔煤管区规划协会所管辖的地区,面积4593平方公里,仅占全国面积的1.3%。但区内人口高达570万,占德国人口9%。鲁尔区的工业地位成就了它的消费人群密度。这里集中了5个50万~100万的中型城市(在德国这线万人口的中小型城市,知名城市有盖尔森基兴、波鸿、多特蒙德和杜伊斯堡。还有特殊的“小城市群”——在鲁尔区南部,鲁尔河与埃姆舍河之间的地区,工厂、住宅和稠密的交通网交织在一起,形成连片的城市带。

s/3741/original_549_7117.jpg?1322273904.gif

作为德国工业的支点,鲁尔区曾经是西德经济崛起的厚实根基,工业产值占全国比重一度高达40%,以采煤、钢铁、化学、机械制造为核心,形成了企业功能和种类复杂、内部联系密切的地区工业体系。值得一提的是,服务大量产业工人服务的轻工业也发展很快,特别是啤酒。整个德国80%的硬煤,90%的焦炭均在鲁尔区生产,相应的钢铁、电力、化工、军工都非常发达。

据报道,鲁尔区的煤炭地质储量为2190亿吨,其中经济可采储量约220亿吨,占全国煤炭开采量的90%,并且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以及便利的水陆交通。例如莱茵河口可通过7000吨级海轮和8000吨的顶推船队,直抵杜伊斯堡港并可直通荷兰边界;而区内铁路营运里程达9850公里,包括从巴黎通往北欧和东欧的铁路在鲁尔区穿过;公路方面,从德国西部通往柏林和荷兰的高速公路均从区内通过。

沙尔克04所属城市盖尔森基兴是鲁尔区比较富裕的城市,而多特蒙德距离盖尔森基兴市仅有40公里。这里引用百度“沙尔克04吧”的一段评论(加粗字体)。传送门如下:

1904年,沙尔克俱乐部诞生,这也是该俱乐部名叫沙尔克04的来历。沙尔克是盖尔森基兴市的一个区,而盖尔森基兴市对整个鲁尔区而言更像是一座巨大城市中的一个繁华的街区,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沙尔克就打上了深深的鲁尔烙印。

5年之后,也就是1909年,多特蒙德俱乐部成立,但直到1947年在一个小型杯赛中击败沙尔克04俱乐部之后,该队才真正在德国足坛占有了一席之地。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两队之间的鲁尔德比成为了德国足球最引人入胜的一个话题。

两队的球迷都是矿工以及矿工的后代,两个城市都曾随鲁尔矿区有过辉煌的历史,也都随鲁尔矿区的衰落而面临过历史的转折点。因此,两支球队有了太多的共性。

比如说,他们的球迷都是最忠实的,多特蒙德的主场上座率是欧洲第一,而沙尔克则排在德甲第二。两队之共性曾经在1997年达到过戏剧性的极致——在沙尔克夺得联盟杯冠军的一个星期之后,多特蒙德也捧起了冠军联赛的奖杯。

但是,两队之间更多的是仇恨,正因为太知己知彼,所以根本无法和平相处。沙尔克04两队球迷都有一个极端的恶习,那就是宁愿到现场观看球队与拜仁的比赛也不愿意到对方球场观看相互之间的德比。

根据我的了解,沙尔克04是典型的“煤矿球队”,在当年甚至有的鲁尔区人骄傲地把沙尔克04称作“德国鲁尔煤矿工人队”,这是因为盖尔森基兴在大工业时期是欧洲重要的采煤中心,所以才有了“煤矿工人”的绰号。在沙尔克04球迷心目中,沙尔克04具有不折不扣的鲁尔煤矿工人血统,他们朴实、勤恳、宽容、积极向上,而且对盖尔森基兴忠心耿耿。因此位于鲁尔区东部的新贸易中心多特蒙德,在盖市人的传统眼光当中,属于“后来居上的、快速致富的、轻浮而又沉淀不多的贸易商人”。

尽管多特蒙德是有着多年历史的旧罗马帝国城市,尽管大型啤酒酿制工业、煤炭开采工业、钢铁制造业让多特蒙德快速发展,尽管是威斯特法伦州的经济贸易中心,但多特蒙德并不受鲁尔区中心的盖尔森基兴传统居民的“待见”。在老一辈人的文化理念当中,只有煤炭才是鲁尔区的象征,而“造酒”属于新贵敛财的手段,“就好比硬煤当中的杂质”,这还是比较宽容的说法。

狭义上的鲁尔矿区工人看不起来自慕尼黑的银行家,也看不起多特蒙德的贸易商人,在大工业时代,这些后来居上的致富者被称为吸血虫,“不但榨干了每一块硬煤上的价值,还要剥掉我们一层皮”。虽然鲁尔区在近代,也就是战后凭借工业优势得到了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这种阶级差异导致的文化观念上的沉淀已然保留了下来。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和一名来自波鸿的小德国佬聊过,古尔森,这位骄傲地让中国同学称呼自己“小德国佬”的年轻人对我说,其实波鸿和沙尔克04之间的比赛,才是真正的“鲁尔区德比”。当然了,他后来也承认这是少数顽固派的看法。不过波鸿多年沉沦之后,早已实力不再,因此沙尔克04和多特蒙德之间的“鲁尔区德比”已经为更多的人所认同。【题外话:古尔森在京的两年里从来不看多特蒙德的比赛转播,非多特蒙德的比赛转播他肯定是喝得最多的那一个(果然极品JR)】

沙尔克04和多特蒙德在球场内外的恩恩怨怨,百度沙尔克04吧都有介绍,这里就不赘述了。着重要说的是两队恩怨的文化史。上面说完了城市和阶层恩怨,现在来说文化恩怨。

在氏族社会末期,法兰克王国为基础逐渐统一的日耳曼法首先强调个人服从集体。后来被法学家称为“团体本位”,并成为日耳曼人的典型特征之一(是不是日耳曼民族的典型特征则有待历史学者的严肃考证)。因此传统鲁尔区的工人阶层尽管在大工业时期文化程度并不高,但具有非常典型的日耳曼人特征:注重集体主义,强调工作效率和自给自足。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对外来的银行业和酿酒业以及从业人员如此排斥。【古尔森曾经颇为骄傲地说过,他的舅舅和一位多特蒙德的生意伙伴在事业上可以精诚合作,但一到周末,舅舅铁定会穿上沙尔克04的球衣,而生意伙伴则穿上多特蒙德的球衣,在这48小时内两个人甚至可以因为支持谁而打得头破血流(这是什么理论……)】。

在鲁尔区的两个城市盖尔森基兴和波鸿,其实主要是前者,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坚守着这种特征,并引以为傲,更多的人在承认多特蒙德新兴工业优势的同时,也接纳了优质啤酒、优质钢铁带来的更好的生活品味。不过由于地域性衍生的阶层和文化冲突,在特殊领域内,这一现象会得到放大——最主要的领域就是足球。很难想象距离只有40公里的两个城市会有如此坚挺的核心文化和阶层意识差距,北京的“昌平国”和“通州国”咋就没这么闹腾呢……

在知乎有不少国外留学牛人,欢迎对我的有限的理解进行抨击和增补。对于鲁尔区文化的认识,我只是井底之蛙,献丑了。另外关于这些评述,不愿意知乎以外的任何论坛和网站转载,请观者自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bangjx.com/,沙尔克0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